韩王浩你又胖了

小姑娘生日 附上之前画的

LA to NY


4:00a.m.

“唔~龙马君放开我啦。”略带懒散的声音对于我们龙马来时是极具诱惑力的,更何况是早上。

“不要。”不说还好,说完后越抱越紧了。

“我要出差。”

“不行,我已经把你所有的行李都藏起来了。”停顿了一下。

“还有你放桌上的采访稿。”

“龙马君,不要闹了。”

“你们杂志社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出差啊。”

你这几天一直在工作都没有理我好不好,我也想亲亲你,抱抱你啊。之前也就算了,为什么今天…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最后,还是放她走了…

跟她一起颓废地起床,吃她匆忙留下早饭,还有,拉着隔壁的凯宾去发泄一下。

5:30a.m.

“啊……好疼啊,轻点。”

“不要。”

“啊……啊……好疼啊。”

“唔……”

“喂喂,龙马,你今天……怎么这么……这么……残暴啊”事后,凯宾瘫倒在地上质问道。

“……”

“都叫你轻点了,很痛啊知不知道。”

“……”

“而且很累人的好不好。”

“喂喂喂,只不打个网球而已,需要讲这种令人误解的话吗。”依然站在红场地里的龙马用网球拍指着在地上扭捏成一团的凯宾。(想歪的面壁思过去)

“话说,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

“跟小樱乃你吵架了?”

“没有。”

“骗人,我看Twitter了,小樱乃今天去纽约了。”邪魅地看了一眼那边的龙马。

“……”

“想她就去嘛,反正你在休假。”

“……”

“你就别……端着了…”

唉?人呢?嘛,算了。

2:30p.m.

幸好这次采访的人不是那么特别为难人,对人也挺好,每个问题都有在好好回答,给身为编辑的小坂田朋香省了不少麻烦,跟家里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唉。”轻轻叹了口气,早上4点就起来坐了6个小时的飞机,下飞机后就向约定地点出发,到现在采访结束连中饭都没吃。

“樱乃你怎么了?”

“小朋,没事。”

“但是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累了?”

这么一说,头是好像有点晕。

眼前一黑,好像要晕倒了,糟了。

好像被谁抱住了,但是…

缓缓睁开眼睛,不是刺眼的白色而是暖暖的黄色。

“醒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龙马君怎么在这。”

“我不在这你就该在医院了。”捋了捋她额前的刘海然后翻身下床,把在厨房煮的粥端了过来。

“好香啊,龙马君做的嘛?”

“不是我还有谁啊。”略有不爽,难得下厨竟然遭到质疑。

以后我都不做饭了,哼。

小姑娘双手本来想接过碗自己喝,可是在龙马的眼神逼迫下还是放弃了。

龙马君,你这样一口一口喂我,我的少女心受不了啊!!!!

都说什么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了,可是啊,龙马君什么时候都很帅啊。

打网球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跟卡鲁宾玩的时候……

“别看了。”就算是我被你这么看还是会害羞的啊⁄(⁄ ⁄•⁄ω⁄•⁄ ⁄)⁄!

“龙马君这是害羞了?”樱乃表示很开心原来有生之年能看的龙马君害羞。

“没有。”塞了一整勺粥到樱乃嘴里,企图不让她说话。

明明就有啊,你看你的耳朵都红了。但不过这次看到你从洛杉矶跑来找我的份上就不拆穿你咯。

“咚咚咚”

“谁啊。”

“朋香。”

龙马把粥放在酒店床头柜上,起身去开门,却看到拿着大大小小一堆的小坂田朋香。

在龙马一脸震惊接下那堆东西之后,朋香终于稍稍解释了一下。

“这个呢,是你老婆买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哦。”

这是什么东西啊。

搬到自家老婆那边兴师问罪。

“解释一下。”

“那个…”

随着龙马一点一点拆开包裹里的东西,樱乃的头也越来越低。

“越前夫人,解释一下。”龙马指着包装袋里各种自己的海报,手办,周边难以掩盖脸上的笑容。

“想笑就笑出来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

“有这么好笑吗?”

“有啊,话说真人就在这,你干嘛买这些啊。”强忍着笑意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还不是龙马君之前整天不在家。”小声的嘟哝还是被龙马尽收耳底。

“这么说还怪我咯?”

“嗯。”

“那你还不是在我好不容易休假的这几个月一直在工作。”

“我有什么办法啊,杂志社这几天特别忙。我也不想工作的啊。”

“辞职吧。”

“哎?”

“本来你就是在我这的,回来又没什么。”

“好像也是。”

“省得你天天说我不陪你。”

“好吧。省得你天天吃自己的醋,哼~”

听到这句话后龙马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

好吧,上次的事…

某天,樱乃正在看电视上的回放,突然说了句。

“哇,好帅啊!”

刚刚开门的龙马正好听到了那句话,二话不说冲到电视门口指着他自己说。

“他有我帅啊!”

当下樱乃确确实实愣了一下,随后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傲娇的样子,自己在沙发上笑了起来,笑得肚子都疼了,侧躺在沙发上,紧紧捂着自己可怜的肚子。

“龙马君,你自己吃自己什么醋啊。”

闻言,转头看了眼电视,确实是自己前两天的比赛,刚刚那下是自己7-5打赢对手的最后一球。

尴尬地咳了两声。

“樱乃,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像不二学长了。”

“唔~难道不是像你嘛?”双手托腮,这幅样子真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关了整个房间的灯,翻身上床,把小姑娘压在身下,脸凑在她的脖子根那里,不说话,缓慢地呼吸。

樱乃的脖子只感受到来自龙马鼻子那边的温热的气息,痒痒的,特别紧张啊。

……

结果。

在最后一刻,樱乃拒绝了。

此刻的龙马脸色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龙崎樱乃,别以为你长得好看,皮肤白,眼睛大,说话声音好听,走路样子好看,腿又白又细又长,就可以随便欺负我。”这下子,龙马是可以把上次在她那里吃的瘪全讨回来了。

“就算你说的很对,我也不能白白便宜你啊!”

“再说了,别人都说了,结婚前的那段时间是不可以干这种事的。”

谁跟她说的啊。

“樱乃,是结婚前一个月不可以,不是现在。你在顾虑什么。”

“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恩。”

“我大姨妈来了…”

“...”

这大姨妈来得真是时候啊。

“龙马君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樱乃,你就这么开心?”

确实很开心啦,谁让你每次都让我下不了床,遭报应了吧,哼~


“那怎么办啊,都起来了。”

“你不是会吗?”

“会什么啊。”

“就是那…那个。”

“哪个啊?”

“哎呀,龙马君你知道的啊!!!!”

“不知道啊,樱乃示范一下?”

“唉?!!!!!!!!”

这樱乃又没有打赢越前龙马这个大坏蛋,还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呢。

Birthday

这是第N次小姑娘因为和卡鲁宾玩而冷落了小王子。

看到卡鲁宾一会儿趴在小姑娘又细又白的腿上呼呼大睡,还顺便享受着小姑娘的精心按摩,一会儿翻个身仰躺在她的腿上撒撒娇,卖卖萌,一会儿把头伸过去求亲亲,小王子这心里就委屈得不得了。

明明可以睡在床上,谁在猫窝里,为什么要躺在我专属的地方睡觉啊,明明我也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啊!唉?举高高就算了…

明明我也可以在你面前撒娇卖萌啊…我也想享受一下樱乃的专属按摩啊,我也想被独宠啊…

哎呀,不小心(故意)把水翻了。

没理我。

哎呀,不小心(故意)起身时撞到桌角了,好疼啊。

为什么我明明很大声说了句“好疼”你还是没理我。

不行,这次我得下狠招。

走过去,坐在樱乃背后玩弄她的头发,拆了又编起来,编了又拆,这么反反复复N次,龙崎
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放下卡鲁宾。

看到小姑娘终于把卡鲁宾放下了,小王子心里一阵窃喜。

可是小姑娘接下来说的话可是着实让他愣了好几下。

“不要以为你长得帅,身材好,说话声音好听,走路样子特别好看,网球还打得一级棒就可以随便欺负我!!!!”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之后许是感到害羞趁着小王子发愣飞一般跑进房间。

怎办突然感觉好害羞啊(⁄(⁄ ⁄•⁄ω⁄•⁄ ⁄)⁄),可是转念一想别人夸我我为什么要害羞,又不是没人夸过我。

在尝试了几次深呼吸之后还是感到特别害羞,脸还红了,耳根子也发烫了,果然还是害羞了啊…

一分钟后龙崎小姑娘怒气冲冲找到正在阳台上吹冷风的越前少年。

披上一件大衣,把小王子推进开暖气的房间里,特别严肃看着小王子训话。

“天气很冷你知不知道。”

“感冒了怎么办?”

“身体对运动员很重要的你知不知道?”

“还这么冷的天就不要喝冰箱里的Fanta了。”

“碳酸饮料对骨头不好。”

“就算你身体再好也不能这样喝。”

......

这边的小姑娘细数今天开始以来发生的种种对龙马不好的事情,那边的龙马听得好生欣慰。

原来她今天没有不在意我啊。

“樱乃。”

“怎么了?”虽然还在生气中,可是小姑娘绝对不会对龙马不好,即使他对他自己都不好。

“你今天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龙马的眼睛盯着樱乃。

思考完后,觉得自己并没有遗忘什么的樱乃呆呆地看了看龙马。

“没有啊?”

“生日礼物。”

小姑娘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让越前小王子看得甚是不爽,这人真的把自己的生日忘了吗?

“那,刚刚那句话就当做是生日礼物送个龙马好了。”

“哪句话?”

“就是那句啦。”

“你再说一遍好了。”

看着小姑娘越来越红的脸就感觉甚是开心,其实早就知道还是哪句话了,就是想在听一遍,顺便欣赏一下,小兔子脸红的过程。

当半哄半骗让小兔子第二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王子第一时间把龙崎小兔子扑倒在了床上,看着那红透了的脸,内心特别舒畅。
凑到耳边轻声说了句。

“樱乃,这个礼物不够呢。”

“那怎么办。”过了好久小兔子才吞吞吐吐说出这句话。

听到想要的回答之后,小王子轻笑。

“那就把你自己送给我吧。”

没有等小兔子回答,小王子直接咬上了她的嘴唇,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

即使龙崎小兔子深深压抑着自己觉得很羞耻的叫声,可是小王子怎么可能会这样善罢甘休呢,好几次都在小兔子喘息的过程中深深一挺,让小兔子美妙的叫声完全释放出来,真是好听得令人无法自拔。

在完全被小王子征服后,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精力去压抑自己的声音,不加修饰的叫声直直穿入他的耳朵,好听得让人浑身颤栗,还想要她。

因为这个叫声和身下娇柔白皙的身体让龙马一直保留着还想大战500年的想法。

可惜到最顶端时小姑娘已经完全没有叫的力气了,只能在龙马耳边低低叫着他的名字。

“龙马,龙马,龙马……”

在这场战斗中小姑娘只能弃甲逃跑,然后龙马则是主宰者。

其实很龙马就是这样的人,即使在这个方面吃了瘪,但他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另一个方面完胜你,这里的小姑娘就是个鲜活的例子。

半夜起身,看到樱乃那边床头柜的抽屉微微打开,貌似是因为刚刚动作过大引起的,里面好像有本笔记本。

打不过自己的好奇心,翻开笔记本看了看。

一共有两本,都挺厚的。

在此之前,越前龙马完全不可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去看两本这么厚的东西,可是今夜,他愣是看完了。

里面记录了从他俩相见关于他的点点滴滴。

今天遇见了一个男生,他叫越前龙马。长得很好看,网球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

他竟然忘记我了,好伤心啊。

唉?他记起了我的名字,好开心啊。

……

明天我就要去美国了,不知道龙马君会不会来接我。

过几天就是龙马的生日了,可是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好头疼。

……

今天突然想到如果对龙马君说“不要以为你长得帅,身材好,说话声音好听,走路样子特别好看,网球还打得一级棒就可以随便欺负我!!!!”的话,龙马君会不会很开心。那明天早上一定不能对龙马君有过多关注,不然就没有机会说了。


突然想起龙崎早上对自己的种种,原来是谋划好的啊,原来她没有忘记我的生日啊,原来她是那么喜欢我……

爬到床上,对着还在熟睡的小姑娘说:

“龙崎樱乃,我们结婚吧。”

不知是真的醒了还是恍惚中答应了,龙马听到一声细微的。

“嗯。”特别慵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可爱透了。

“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越前樱乃了。”越前龙马眼里此刻的温柔小姑娘没有看到大概是很遗憾的吧。

钻进被窝,把小姑娘圈在怀里,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的体温,沉沉睡去。

那么,越前夫人,余生请多多指教。

Fin.